博客网 >

 读研时方向为社科情报,需要对社会科学进行些了解。对社会科学的分类方法有很多,但我印象最深的只有联合国社会科学专家小组于1979年发表了研究报告《社会科学在制定政策中的作用》。这份报告将社会科学按功能分为“解释政策研究”和“制定政策研究”,这种分类改变了我对社会科学的认识。
将近20年以后,在为《图书情报工作》写的一篇内容分析的论文中,我有机会描述了一下我对这两种研究的看法:

1.解释政策研究

    解释政策是社会科学的一个重要功能。政策是由决策者或决策集团制定的,其基本功能为宏观控制与协调。要实现政策的控制与协调功能,除了政策自身因素外,还与政策的执行者是否理解政策有关。如果政策执行者不理解政策,他们就不可能很好地执行政策,政策的功能也就难于顺利实现。社会科学家的使命之一是解释政策,他们从理论的角度对政策进行阐述,使政策思想和政策措施能够为政策执行者充分理解,从而使政策发挥应有的作用。

    解释政策作为一种社会科学研究,其形式决不是对领导人讲话或上级文件作学习体会式的解释。解释政策研究应该对制定政策的社会背景和客观依据、执行政策中可能出现的现象和问题、执行政策后可能出现的各种结果作客观的研究,并以易于理解的语言告诉政策执行者。

2.制定政策研究

    决策科学化是当代决策活动的主潮流和重要特征。所谓决策科学化,是指决策活动建立在科学理论的指导下,并以政策研究成果为决策的基础。决策科学化直接导致社会科学研究大量转向制定政策研究,即为政策制定提供政策思想、决策依据和可操作的决策方案的研究工作。……当代社会科学致力于制定社会政策和行业、部门政策的研究,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。是否能够参与政策研究并取得实质性的成果,已成为检验社会科学理论是否具有科学性的重要指标。

这种分类的前提是须将社会科学与人文科学分开。一般而言,社会科学可直接用于政策制定,如社会学用于社会政策制定,教育学用于教育政策制定,图书情报学用于图书情报政策制定,而人文科学不直接用于政策制定,某些人用“哲学”、“伦理”治国,你说他们是拍脑袋治国也可,与科学治国无关。

尽管上文中讲了些“解释政策研究”的好话,我本人也参与甚至组织过解释政策,但我是比较不喜欢“解释研究”的。这主要是我所见到的政策大多水平不高甚至可恶,对于这些政策,文人们一味吹捧,理性些说就是解释政策研究,这种“研究”太容易,文笔好脸皮厚即可。但“制定政策研究”则不但需要独立的思想判断,而且需要科学的研究方法。我们看到的西方“社会研究方法”,大多就是用于制定政策研究的方法。制定政策研究应该是社会科学的主流,而制定宏观政策的研究,可以说是社会科学理论研究的最高境界。

图书馆学中,“如何修订《中图法》”是制定政策研究,“如何使用《中图法》”中解释政策研究。这样看来,与其它社会科学相比,我们的制定政策研究并不少。近年来,李国新、程焕文们参与国家与地方的图书馆立法研究,更是进入了宏观的制定政策研究,达到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境界。此外在图书馆学中,还有相当比例的与纯社会科学无关的技术研究。就是说图书馆学是一个比较注重参与制定政策研究的学科。不过总体上看,我总觉得我们学科中解释政策的研究还是多了些,上面一个政策,底下呼啦解释一片,还硬要说成是学术,是潮流。对于社会科学的主流方式,他们不知是不清楚还是全忘了。

<< 社会科学研究中的探索、信仰和智慧 / 社会科学与真理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老槐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